6岁的大儿子摔伤了,她赶紧抱着孩子去医院。小儿子没人照看,她将他放在浴缸里玩,也算是急中生智吧。浴缸里没水,但很深,孩子小,爬不出来,看起来是不错的主意。不知为何,不足两岁的小儿子居然将浴缸里的水龙头拧开了,小儿子淹死了。
  这事发生在澳大利亚,这位“可怜”的母亲是一位到澳大利亚时间不太长的移民,来自中国。她被起诉了,法庭上,陪审团一致认定她有罪,她被判刑。
  先有丧子之痛,又添牢狱之灾,她号啕大哭之余多出一些愤怒与不满,情不自禁地用家乡话发了一句牢骚:“我自己的儿子淹死了,关你们什么事?”法官问:“你说什么?”她不敢回答。但她的律师不能“藐视法庭”,老老实实地将她的原话译成英语。顿时,法庭内议论纷纷,陪审员和法官愤怒了。
...


[FONT-SIZE=3] 6岁的大儿子摔伤了,她赶紧抱着孩子去医院。小儿子没人照看,她将他放在浴缸里玩,也算是急中生智吧。浴缸里没水,但很深,孩子小,爬不出来,看起来是不错的主意。不知为何,不足两岁的小儿子居然将浴缸里的水龙头拧开了,小儿子淹死了。
  这事发生在澳大利亚,这位“可怜”的母亲是一位到澳大利亚时间不太长的移民,来自中国。她被起诉了,法庭上,陪审团一致认定她有罪,她被判刑。
  先有丧子之痛,又添牢狱之灾,她号啕大哭之余多出一些愤怒与不满,情不自禁地用家乡话发了一句牢骚:“我自己的儿子淹死了,关你们什么事?”法官问:“你说什么?”她不敢回答。但她的律师不能“藐视法庭”,老老实实地将她的原话译成英语。顿时,法庭内议论纷纷,陪审员和法官愤怒了。
  法官站起来,面色端庄、沉静,一字一顿地说:“尊敬的女士,我必须告诉你,你的话不对,你所生养的孩子不只是你的孩子,更是我们这个国家的孩子!”这事发生在2006年9月。
  大约一个月后,在中国湖南某村庄里,一个5岁的男孩在池塘边玩水,不幸掉进水里淹死。他的妈妈是我的表姐,当时正在邻居家热火朝天地打麻将。
  远隔重洋,听我的母亲在电话里说起这一噩耗时,我脱口就问:“表姐怎么办?”母亲说:“还能怎么办,再生一个呗。”



 
目前共有0条评论
  • 暂无Trackback
你目前的身份是游客,评论请输入昵称和电邮!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